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www.415777.com >

打开外链互联网大门只敞开了条缝

发布日期:2021-10-12 15:1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从事写作多年的彭玲发现,从某个时间起,之前习惯的百度搜不到中文互联网的各种内容了,从淘宝的商品信息到微信公众号的创作内容,甚至到后来抖音快手视频号的视频内容,感觉各种内容都被一个个APP圈地隔绝起来。

  为了方便同时切换阅读各个客户端的文章,她平常只能一篇篇打开这些文章,复制链接,再回到浏览器键入网址打开文章,彭玲说,这种打开方式仍然有很多不能之处,“通常还是只能看半截内容,每个都在提示我下载各种APP,还不能看到这些内容下面有意思的各种评论,太废了。”

  彭玲觉得很可笑,“看一个内容就得下载一个APP,这算哪门子的互联网啊,互联在哪里?”

  相互封杀好几年,用户对互联网巨头之间的屏蔽行为怨声载道。根据《中国消费者报》近期的调查,平台封禁给超九成受访者带来影响,有超七成受访者认为平台封禁行为会侵害消费者的合法权益。

  工信部新闻发言人、信息通信管理局局长赵志国9月13日在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称:“无正当理由来限制网址链接的识别、解析和正常访问,严重影响了用户的体验,也损害了用户的权益,扰乱了市场秩序。用户对这方面的反应强烈,我们收到的举报、投诉也比较多。”

  近日,工信部有关业务部门召开“屏蔽网址链接问题行政指导会”,并提出有关即时通信软件的合规标准,要求9月17日前各平台按标准解除屏蔽。

  9月17日,微信在“微信派”和“鹅厂黑板报”都发布了关于《微信外部链接内容的管理规范》的调整声明,这份声明中强调“以安全为底线来推进分阶段、分步骤的互联互通方案”。如今,随着腾讯迈出解开死结的第一步,而另外两家目前来看还无公开动作。

  一直以来,阻碍信息流动是背离互联网初衷的,但现实却是,各大互联网平台间的筑墙史,约等于半部互联网史。此次外链解除,困扰用户多年的分享链接乱码现象能一去不复返吗?

  过去一周多了,互联网之间的墙拆得怎么样了?我们点开淘宝,选择一件商品进行分享给微信好友测试。

  另外,douyin.com网址链接在微信群聊中不能直接访问,在单聊场景下点击了之后有“继续访问”入口,同时页面有安全提示内容显示,还有“外链管理规范”和“投诉”入口。若点击“继续访问”入口之后,并不能直接跳转到抖音的短视频首页,而是出现“立即下载”和“直播充值”两个选项入口,我们继续往下点击,页面迟迟不能出现反应。

  在QQ中,群聊和单聊场景下,douyin.com网址表现出来的情况和微信单聊场景下的情况一样,仍是可以“继续访问”。但继续往下点击,能继续获得下载或是充值的反馈。

  根据不同用户的反馈,“屏蔽网址链接”这种现象,在各个平台、APP中屡见不鲜。

  9月17日,微信在“微信派”和“鹅厂黑板报”都发布了关于《微信外部链接内容的管理规范》的调整声明,这份声明中强调“以安全为底线来推进分阶段、分步骤的互联互通方案”。

  王瑶很关注这次“互联互通”带来的改变,但结果令他有些失望。“这次的互联互通开放的太少了,有点像大家一起分微信这块唐僧肉一样,本质上只便利了在微信跳转看一些视频和购物内容,实际上不是所有APP都把自身平台上对用户有用有价值的内容都开放了,该看不到的还是看不到。”

  南开大学竞争法研究中心主任、法学院教授陈兵认为,平台的互通具有多重利好,平台自身可通过吸纳第三方平台的业务,完善自身生态,为用户提供更便利的服务;但另一方面,互通实践中,各市场主体,其在互联互通过程中所耗费的成本与获得的收益各不相同,这必将影响无法获得有效回报的平台经营者参与互联互通的积极性。

  反对者认为,商业经营不同于公益活动,平台经营者拥有自主经营权,可以自主决定自己的业务活动,没有义务去帮助其他经营者,特别是当对方和自己存在现实或潜在的竞争关系时;支持者则认为,北京进口旧绕线机报关费用当一款APP的用户数量已经超过12亿,并且已经变成日常生活和工作中离不开的工具时,它已经不是普通的应用软件,而是和道路、水电类似的基础设施,应该承担向他人开放的义务。

  另外,对于用户而言,我们设想,如果全网互联互通实现,用户随便点开一款APP,不用再游走于各个APP,就能一键触达其他所有APP不管是购物还是获取信息的平台,这无疑会带来巨大的便利,但同时,这会不会更加导致超级应用的诞生,加剧一家独大的垄断现象,同时给用户带来臃肿的使用体验?

  在造成“信息孤岛化”的APP讨论之外,有互联网从业人员告诉我们,“现在有的一小公司,它可以在微信上建群,建公众号,导流到自己的企业网站。但他每天在抖音上的视频播放量几百万,却导不到企业网站进行转化,这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大不互通。” 如果这样的话,最后都逼着产品设计,不再考虑开发有外链的功能,正如抖音一样。

  从PC互联网时代再到移动互联网时代,互联网大厂们间“互不联网”的战争愈演愈烈。作为用户的我们,不得不复制着链接、淘口令,一边怨声载道,一边游走切换在各种浏览器、APP之中。

  互联网观察家尹生曾谈及互联网平台格局不够大的问题。他认为,“在国内的互联网环境中,商业巨头平台彼此屏蔽、相关平台规则向自家内容(业务)倾斜的现象已经存在很多年了,最根本的原因在于,中国市场足够大,巨头在国内即可获得足够的市场份额、经营业绩、发展空间等,走出国内的意愿不强、难度也逐年加大。因此国内一旦出现竞争对手,他们就会进入防御状态、护住自己的饼,相互之间争夺资源。”

  外媒:谷歌可能随Pixel 6推出对标苹果Apple One的Pixel Pass订阅

  Aruba连续第四年入选Gartner广域网边缘基础设施魔力象限领导者

  京东首批捐赠物资已送抵山西抗汛一线K纪录片《万物之生》主宣传片上线K花园启动“生态中国”计划

  Aruba连续第四年入选Gartner广域网边缘基础设施魔力象限领导者

  外媒:谷歌可能随Pixel 6推出对标苹果Apple One的Pixel Pass订阅

  蚂蚁链发布BTN:可将区块链网络吞吐量提升186% 带宽成本降低80%

  蚂蚁自研数据库OceanBase宣布开源 300万行核心代码向社区开放